怎么了解二分彩万位|二分彩走势
檔案文化 > 珍檔秘聞

李鴻章的洋務大棋局

作者:特邀撰稿人 吉朋輝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9-04-02 星期二


清光緒十年(1884)六月十五日,直隸總督李鴻章為向阿摩士莊廠訂購
“超勇”“揚威”兩船水缸通管后尾輪軸撥款事致天津海關稅務司好博遜札。

????文獻遺產名稱:李鴻章在天津籌辦洋務檔案文獻

????文獻形成年代:1879年(清光緒五年)——1901年(清光緒二十七年)

????文獻數量:252件

????文獻保存者:天津市檔案館?

??? 《李鴻章在天津籌辦洋務檔案文獻》詳細記錄了19世紀70年代至20世紀初,李鴻章在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任內,以天津為中心覆蓋華北區域的洋務實踐活動。李鴻章在天津組織籌辦的各項洋務事業包括軍械制造、北洋海軍基地建設等軍事工業,還包括電報電話、近代郵政、鐵路交通等民用工業,并對近代教育、醫藥衛生、救濟慈善等領域產生了深遠影響。該檔案文獻也從一個側面記錄了李鴻章辦理租界、外交事務的情況。這對客觀評價李鴻章洋務思想和實踐活動,研究天津近代經濟及華北區域經濟發展、中國近代化進程具有極為重要的參考價值。

????天津的洋務事業開始于19世紀60年代末。時任三口通商大臣的崇厚首創天津機器局,生產槍炮、火藥,創業之初,篳路藍縷,收效甚微。清政府意識到洋務事業必須有強大的執行力和過人的膽識作為保障,時任直隸總督李鴻章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1870年,清政府將三口通商大臣裁撤,改設北洋通商大臣,并且規定由直隸總督兼任。清廷發上諭說,所有天津洋務事宜,李鴻章必須“隨時相度機宜,悉心籌劃”。李鴻章從天津機器局入手,在天津著著實實下了一盤洋務大棋。

天津機器局:造就“洋軍火之總匯”

????天津機器局作為天津洋務的“龍頭企業”,被清政府寄予厚望。這個工廠在崇厚的手里一直是不溫不火,李鴻章接手后,立刻開始了人事“大換血”。他撤去了原來的洋總辦密妥士,代之以自己的親信、原上海機器局督辦沈保靖,其他人員也大量換成了南方人,李鴻章由此完全掌控了機器局。此后的十幾年間,李鴻章對天津機器局先后進行了五次規模較大的擴建,到了19世紀90年代,天津機器局每年可以生產“火藥六十至一百多萬磅、銅帽五千萬粒、子彈四百萬顆、炮彈六萬余發、水雷數百個”,除了供給北洋防務和淮軍之用,還可以供應河南、吉林、熱河、察哈爾、黑龍江等地的軍需。李鴻章曾得意地把天津機器局稱為“洋軍火之總匯”。

????這個頗具規模的軍工廠對天津乃至整個北方的工業近代化都起到了帶動輻射的作用。工廠的蒸汽動力需要大量的煤作為燃料,而當時中國土產煤的質量不能滿足鍋爐的使用,崇厚籌建時,啟動所用的1000多噸煤是和機器一起從英國運來的,后來又改用日本長崎的煤,致使機器局的成本居高不下。此外,輪船招商局、北洋水師也是用煤的大戶,如果都依賴進口,清政府根本無力負擔。為了改變這種被動的局面,李鴻章令人于天津附近勘探煤礦,這才有了1878年開平煤礦的創立。后來為了減低運煤的成本,從1880年至1888年,李鴻章又決定修建了唐山至天津的鐵路,成為我國早期鐵路建設的里程碑。

軍事自強:從購買洋船到自制“潛水艇”

????1875年,李鴻章奉命籌建北洋水師。最開始只訂購了四艘“蚊子船”,這是一種船身小但裝有巨炮的淺水炮船,只能用于近海防御,根本無法出洋作戰。隨著日本海軍實力的增強,中國急需能夠與之抗衡的巡洋艦。但最為強大的鐵甲巡洋艦價格高昂,李鴻章因一時經費不足,只能退而求其次,先購買了兩艘非裝甲巡洋艦,即由英國制造的“揚威”號和“超勇”號,北洋水師終于開始展現出近代化海軍的面貌。在“致遠”“鎮遠”等鐵甲巡洋艦到位之前,“揚威”和“超勇”一直是北洋艦隊的主力戰艦。到19世紀90年代為止,李鴻章先后為北洋水師購買了25艘戰艦,打造了一支硬件實力在亞洲首屈一指的近代化海軍。

????船只投入使用后需要保養、維修,最初每次都要遠赴上海、福州等地,一旦遇有戰事,很容易貽誤軍機。1880年,李鴻章奏請清廷在天津大沽口建造了一座軍用船塢,專門用于修整北洋水師的軍艦,這就是大沽船塢。到1885年,大沽船塢已經擁有6座船塢,還建成了打鐵廠、鍋爐廠、鑄鐵廠、模件廠等配套設施。這座船塢平時修理軍艦,冬天可用于軍艦駐泊避冰。北洋水師的25艘戰艦中,除了“定遠”“鎮遠”等7艘因噸位過大進不了船塢,其余的18艘都在大沽船塢進行過多次維修。?

????大沽船塢的技術人員在裝配合龍外購船舶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開始制造一些噸位不大的挖泥船、駁船。后來,又在外國技師的指導下裝配了一些較大的輪船。其中,最大的一艘是1886年建造的“遇順”號鋼殼拖船,其長度達38.4米、寬6米。到1911年,大沽船塢共建造過兵輪12艘。當然,造船所用的機件主要還是購自國外。天津機器局的造船歷史比大沽船塢更為“傳奇”。早在1875年,天津機器局就已經造出了中國第一艘抓斗式挖泥船,當時的文獻這樣描述道:“以鐵為之,底有機器,上有機架,形如人臂,能挖起河底之泥,重載萬斤。”后來,不但為李鴻章建造了一艘“仙航”號小汽船,為慈禧太后建造了“翔云”“捧日”兩艘小汽船;更神奇的是,在1880年9月,天津機器局還造過一艘“水底機船”。這艘船“式如橄欖,入水半浮水面。其水標縮入船一尺,船即入水一尺。若涉大洋,能令水面一無所見”。這是見于史料記載的我國自己制造的第一艘“潛水艇”。

科技前沿:電報引來“得律風”

????電報于1844年由美國人莫爾斯推廣應用,但清王朝遲遲未能引進。1880年,在中俄伊犁談判過程中,因為消息傳遞緩慢給我國造成了極大的損失。李鴻章由此看到了電報這種新技術在軍事上的巨大作用,即可以“號令各營,頃刻響應”,于是,他奏請清廷試辦電報。清廷批準李鴻章先在天津鋪設一條電報線,這條線以天津直隸總督行署為起點,經天津機器局東局及紫竹林租界和招商局,至大沽炮臺及北塘兵營,是為中國近代電信事業的開端。1881年,又建成了從天津至上海的長途電報線路,并設電報總局于天津東門內,李鴻章擔任總裁。到1889年,我國已經建城了以天津為中心的電報干線通訊網,按照李鴻章的說法,其范圍“遍布二十二行省,并及朝鮮外藩,殊方萬里,呼吸可通,洵稱便捷”。

????后來,電報將它的“孿生姐妹”電話也引進了天津。1885年3月15日,李鴻章給天津海關稅務司的德璀琳發去一件札文,商議設立“得律風”局的事宜,其費用由天津海關承擔。“得律風”,即英文電話telephone在當時的音譯。此事的籌備始于1884年,天津電報局奉李鴻章之命規劃了兩條電話線路,分別是從紫竹林新關南棧起至大沽海神廟新關公所止、自大沽新關公所起至炮臺內新關掛旗處止。可以看出,電話線路和最早的電報線路基本是重合的。到了1885年底,電話線已經鋪設完畢,并設立兩個得律風總局、四個得律風分局,由天津電報局洋人璞爾生負責管理。這是國內最早由中國人自己鋪設的電話線路。

????李鴻章在天津的洋務事業還包括郵政、教育、航運等。這些事業雖然并沒有引導中國走向富強,但畢竟開創了風氣、培育了人才,并在天津這一方土地上生根開花,使其成為近代中國北方的經濟中心。

???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3月29日 總第3353期 第四版

 
 
責任編輯:段立琳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怎么了解二分彩万位 海南4十1彩票走势图 黑客能修改私彩余额 国际彩票网投 福建22选5最新开奖结果 七星彩连中五个号码有多少钱 VR三分彩官网开奖结果 赛车赢钱20万截图 qq分分彩全天精准计划 江西时时投注软件 澳洲幸运10三码计划